KItsune

奇文集散中心

【枪棍衍生/麻叶】小寒·雁北乡

  • 『四时』的最后一章,解禁

  • 短小,内含人物死亡情节

  • 注意:OOC属于我,其余都属于原著和他们自己


正文——


  大雁飞起,归去北地。阴阳之气此消彼长,将是冬去春来。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借着夕阳的余晖,啜饮温热的清茶。两道稀薄的白气颤颤悠悠地飘起,升至天花板。窗户仅仅开了一道细缝,寒风漏进,但同时也捎来了一丝万物复苏的气息。茶几旁的大花瓶里插着几枝盛放的梅花,暗香浮动。

  他们老了。

  他们开始回忆前半生的故事。

       “上次讲到哪了?”张牧之倚在藤椅上,手里攥着一个小小的暖...

2017-07-08

【枪棍衍生/麻叶】白露

节气系列倒数第二篇

关于麻子的浪漫(说实话他真的有吗??)

日常流水账,我爱小甜饼。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作品和演员本身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最近张牧之回家总会比常日里要晚些,有时身上还会沾染上隐隐约约的脂粉香味。最初开始的那几天,叶问还会坐在餐桌边上等着他一块吃晚餐,过了三天之后,叶问便学会了吩咐卢姨帮忙把张牧之那份饭菜另外盛起来,放进装满热水的锅里。待张牧之终于回到家中,他总是一副特别疲惫的模样,草草咽下几口饭菜便要去洗漱入睡。两个人可以在一块的时间在这十几天里忽然被消减了一大半,这反常的现况使叶问心里浮起了些许不安。

  并不是说怀疑张牧之有做什么,只是单纯地对相处时间的减少感到难...

2017-03-31

【枪棍组衍生/麻叶】立夏

流水账,带娃日常。

老赖拖稿以及赶截稿日的良好品德让我写完这一章。

日常流水账,待修改。

有原创角色请注意。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作品和演员本身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自拳馆走回家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一路上遇到的都是相熟的街坊邻里,当叶问走在路上,总是有很多人主动地冲他打招呼。路上不少散学归家的小孩子纷纷冲他问好,路边小吃摊的妇人还高声问道:“叶师傅!吃饭了吗?要不要吃个菠萝包?”

  “不用啦,待会回家和家里人一块吃。”叶问笑着摆摆手,说罢便抖了抖袖子,把手背到身后。

  回到家中,客厅桌上早就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张牧之早就脱下了西装外套,坐在...

2017-03-27

【枪棍组衍生/麻叶】清明·桐始华

(间章)十分短小

首先,感谢你的阅读!

本次的故事依旧十分短小(非常抱歉),本想写一个关于两人书信往来的故事,但限于个人能力未能写出来。若是不嫌弃,请求你看完这个寡淡得如同白开水一般的故事。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作品本身和演员本人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作为一个习武之人,叶问是极不喜欢使用枪械之类的东西与人相争。他总觉着这些精致的小玩意透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戾气,噬人心智,意志不坚者持之,易酿成大祸。往时他少爷心性,好玩长枪雀鸟,窃以为新潮。不过以前吃过一次枪弹的亏便有些不待见这些小玩意了。可即便再不愿意,他也要学会如何熟练地使用最近得到的枪,更何况张牧之给他的那支枪可不是...

2017-03-14

【枪棍组衍生/麻叶】惊蛰

写了好多又删了好多……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们分别的时候该是什么样子。这次……是真的不知道哪些可以保留……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其实还是想表达出他们两个人之间那种“熟悉感”——无需多言,离别便离别,他们期望重逢但也不害怕永别。

感谢每一位阅读的人。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作品本身和演员本人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叶师傅……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张牧之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上身衬衣的扣子尽数解开大敞着。他与叶问十指相扣,两人之间的气氛却不如他们手上的动作那般旖旎。

  被张牧之几乎是无理取闹的举动弄得有些恼的叶问撇开头,装作没有看见张牧之凑近的脸。张牧之也不泄气,和...

2017-03-10

【枪棍组衍生/麻叶】雨水(叶师傅单人篇)

叶师傅单人篇(所以这就是你写这么少的原因吗??),与原著及历史上本人有相似点但不一样!!!
(我发誓麻子会出现的)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作品本身和演员本人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人人道江南多雨,殊不知岭南也多雨,不似江南小镇那样常年被秀气的绵绵细雨笼罩,落下的总是声势不小的豪雨。浸在雨里的日子长了,人自然也为其所同化。

  叶问拜入陈华顺门下时,年仅七岁,小小孩童仰头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师傅和弥漫着水雾的天空,把这一切烙进了骨子里。他总觉得师傅和那些打在人身上有点疼的雨滴相似,认字顶多千余的黄口小儿想不出为何他会觉得师傅和雨相似,待他年若隔世,也有弟子拜入他的门下时,他蓦然想起幼时...

2017-02-22

【枪棍组衍生/麻叶】立春

除夕后续,大概是糖…吧(有点心虚)

有原创人物,时间线与故事线与原作不一

注意避雷!!!

今天我也在努力地甜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作品本身和演员本人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绵绵细雨捎着冰冷敲打在瓦上,早春未退的寒意顺着人的四肢漫遍全身。

  今日的雨下了一天,他只好让那些随他训练的民兵都回去,待最后一个民兵也回去了之后他才收拾收拾走回宅子。绕过影壁,冒着小雨快步走进屋檐下,身边走过一个端着茶盘的丫头。他瞄了一眼,原该氤氲于杯上的白汽没了,茶水已凉,却仍旧是满的。听见堂中有人说话的声音,循着声音走去,发现几个穿着军服的年轻人坐在侧席,面有焦急,不停地与张牧之说着什么...

2017-02-05

【枪棍组衍生/麻叶】除夕(完)

搞事很快乐

之前的没写完,现在来上洞房(笑)

不要脸地重发一遍

声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其作品本身和演员本人以及他们自己。

正文——

  笑笑是鹅城县长宅子里的杂役丫头,对她来说这段时间里最大的事儿,便是寄住在宅子里的叶师傅把房间搬到了县长的房间隔壁。她听管事的马师爷说,叶师傅这是要留在鹅城的意思。听了马师爷那一番话,不仅笑笑为此感到高兴,其他几个丫头也觉得这是件好事。叶师傅为人温润,接人待物的态度不知比他们县长好到哪儿去,每天光是看见他的笑容,整个人都会被他带得高兴起来。  

  不过,她老觉得他们县长在打叶师傅的主意,而且还是很不好的那种主意。她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就只是...

2017-01-30
1 / 2

© KI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