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sune

奇文集散中心

狼人吸血鬼(没啥用的后续)

狼人噶吸血鬼莫里森的pwp后续

剧情是什么?(熬不动了……后面再补)

对不起拿了这么辣鸡的东西滥竽充数(土下座)

注意:OOC属于我,他们属于暴雪爸爸和他们自己。

正文——

  日光像是追赶猎物的怪物,莫里森出于本能的恐惧只能缩在房间角落躲避,他甚至连起身靠近窗户拉上窗帘的意思都没有。上一次被日光灼烧的感觉还残留在手上,那种自指尖而起,像是要被一点点燃烧殆尽,就连他本人存在于此间的一切都会被抹去一般。他暂时还没有失去生的欲望,还不想就此消失。

  虽然那个狼人是个混蛋,但至少昨晚让他吃饱了,假如今天傍晚之那家伙还不出现,他就立刻离开这鬼地方。眼下之急,就是如何在这间不算大的小房间里躲避大面积照射入屋的阳光。还没来得及思考,房间就被人用力打开,开门时的声音吓了莫里森一跳。他习惯性地往后退,却抵上了墙壁,手往后摸到墙壁的那时莫里森还在心里嘲笑自己比遇见野狼的兔子还惊慌且不用脑子。

  “早上好,莫里森。”来者露出一副假惺惺的笑脸,幸好这人还有些良心,并没有把房门大敞令阳光照射到莫里森所在的角落。他看起来心情很好,那张有着不少疤痕的刚毅脸庞在微弱光芒之下竟显得柔和了几分,而且他进屋之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帮莫里森把窗帘全都拉上。现在他们两人都面对面坐着,这是个谈谈的好机会,莫里森首先坐起身,正视莱耶斯的眼睛。被看着的人也不躲,摊了摊手,故作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昨晚只是互帮互助,你完全可以选择等太阳落山之后立即离开这里。”

  一副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的模样,莫里森不想同他多说,举起手,问:“那么,能否请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本该是白净空无一物的手腕此时却多了一圈淡金色花纹,这对于莱耶斯来说并不陌生,他有一部分族人手腕上或者身体其他部位也有这种花纹——这是专属于他们一族的契约圆纹,类似于人类的结婚契约。可是连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弄出来的,他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做过缔结契约的仪式。于是他便想着搪塞几句,凑近莫里森手边,装作仔细地查看了一会,莱耶斯说:“这个是一种契约,类似于人类巫师的誓言契约,就是我提供血液给你,你帮我解决一点小麻烦。”说完,他对莫里森露出一个自认为人畜无害的友善笑容。

  ——这家伙居然还想着有下次?!莫里森感觉自己的好脾气都被磨光了,如果不是外面仍旧烈日当空,他一定会立马离开这间屋子,走之前最好把这个混蛋打一顿。

  见莫里森咬牙切齿的模样,莱耶斯忍不住想象告诉他真相的情景,估计在自己把事情说清楚之前就会被吸血鬼尖锐的獠牙刺破颈动脉。

  “冷静点,男孩,现在是白天,你不会想惹怒daddy吧。”莱耶斯懒得多费口舌,逗弄涉世不深的小吸血鬼也该适可而止,他没这么多时间浪费在一个才认识一个晚上的床伴身上。另外,莱耶斯还要想办法解决莫名其妙的契约,注意别让族人发现他的存在。需要操心的事情不计其数,目前莱耶斯第一件要做的是找个人看住不安分的小吸血鬼,免得他闯出什么大祸。

  

  杰西·麦克雷,一个四处流浪、四处惹事生非的无族群狼人,被某日路过目击了他闹事的莱耶斯抓回了自己的领地中进行了一番“教育”,后来麦克雷似乎也不想再过以前那种流离的生活,留了下来帮助莱耶斯管理族群,或者说,帮莱耶斯处理一些琐碎但却不能公之于众的事情。

  这个年轻聒噪的狼人看到莫里森的第一眼后,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大,你确定你没有认错吗?他是个吸血鬼?”

  麦克雷回忆了一下自己在旅途中见过的吸血鬼,虽然也有人拥有一头漂亮的金发,但是他从没见过一个人像莫里森这样,漂亮得媲美阳光。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他冲莫里森挑挑眉,用房间里三人刚好能听到的音量说:“如果你不能忍受这家伙,你可以考虑考虑我。”原以为莱耶斯会因他对莫里森的轻浮而动怒,结果发现自家老大根本不为所动,甚至他的话还没讲完之前就已经离开了房间;而被问的那一个人则是撇开视线,把他的问题直接忽略掉。年轻狼人丝毫没有被莫里森的冷漠打击到,坐到木床对面的椅子上,一点都不顾虑形象为何物。他打扮得像个牛仔,对莫里森来说其实有些可笑,那条原应颜色鲜艳的大披肩被洗得太多次已经变得灰白破旧,不过这个年轻狼人倒是毫不在意地把它围在身上招摇过市。

  他们坐在狭小的房间内相对无言,正当莫里森感到了些许尴尬时,坐在一边的狼人首先打破沉默,他说:“你好呀,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杰西·麦克雷,是那个黑脸家伙的助手。顺道说说,我挺喜欢你这一款的。”

  “杰克·莫里森,如你所知,我是一个吸血鬼。另外,多谢你的喜欢。”莫里森的回答礼貌而疏离,简直是对待一个陌生人的标准态度。

  自我介绍完了之后,麦克雷摘下了进屋之后一直没有离开过头顶的牛仔帽,象征性地拍拍上面可能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把帽子放到自己手边的小茶几上,坐姿愈发奔放,几乎要从椅子上滑下来。接着,他们开始闲聊,毕竟麦克雷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帅气脸蛋,而且待人的态度比起莱耶斯不知道要好上多少。麦克雷似乎把他当作了莱耶斯的情人,该有的尊重殷勤一点都没落下。才过了这么半天时间,两个人的关系竟是亲密了不少。

  因为长时间保持着同一个坐姿,莫里森感觉脖子和肩膀有些僵硬,刚刚抬手揉了揉就听见麦克雷惊讶的声音:“哇喔——你们原来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我还以为仅仅停留在床伴的阶段……你冷静点!”被人揪住胸前的围巾提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太过狼狈,撇开丢脸的问题不说,这个姿势被人提起来可是很难受的。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莫里森的情绪不太稳定,虽然他不太愿意接受脑子里出现的那个想法,但是尚存的理智使他尽力冷静下来。

  然后麦克雷把这个花纹的来历原原本本地跟莫里森说了一遍,最后还补充了一句:“这个契约的缔结其实很随机,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另一种就是像你这样的。”说完了还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就知道这么多了。

评论
热度 ( 18 )

© KI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