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sune

奇文集散中心

狼人噶x吸血鬼papa(补档)

狼人噶吸血鬼莫里森的pwp(本应该是pwp的)

剧情是什么?

车是什么?不存在的,不存在的,都是幻觉。
(偷偷打个tag搞事情。)

注意:OOC属于我,他们属于暴雪爸爸和他们自己。

 

正文————

  Hospitiae(旅店)里总是昏暗的,若身处其中必定使人不分白天黑夜,毕竟寄宿于Hospitiae的客人习惯在黑暗中行动。世人称这些客人为“吸血鬼”,对其报以恐惧或迷恋,人会对黑夜的眷族感兴趣,无非是听信了吟游诗人的故事,认为他们如贵族一般美丽优雅且不会衰老——总而言之,这些都是些奇异且令人诧异的误会,吸血鬼的社会和人类的社会相差不大,既有高高在上的贵族自然也会有底层不起眼的平民。会在Hospitiae寄宿的吸血鬼多数是些没有族群也没有领地的游荡分子,他们寻求Hospitiae提供的庇护和温饱,藉由此获得相对安全的生活。

  杰克·莫里森也是其中的一份子,不过他是这些人之中比较特殊的一个。自沉睡中醒来,莫里森摸了摸自己略微有些瘪平的肚子,呆坐在床上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到底多少天没有进食了。大概是三天了?反正他记不清楚了,但他可以肯定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因为他就连撑着床板做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支撑着他半边身体的右臂微微发抖,一副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

  扶着墙壁挪到楼下的大堂里,店主抬眼看他,随口问道:“你这是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我也不清楚……似乎上次进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莫里森挠挠后颈,脸上露出一个腼腆的笑。见他迷迷糊糊的样子,店主挥手招来一名侍应,顺道从吧台后走出来,他俯在侍应耳边低声吩咐了些什么后便拉着莫里森坐到最近的桌子旁,开始了进行过不知多少次的说教:“杰克,你应该知道吸血鬼最需要的就是血液,‘素食者’*(专指不吸食人类血液,仅吸食动物血液的吸血鬼)的坚持也应该只限于不威胁到你正常的进食的范围之中。”说着,店主把视线聚焦于莫里森那一头媲美日光的金发之上,往下移,便是他那双蓝眼睛。

  “你要知道,那些人类甘愿为你献上鲜血。”店主接过侍应拿来的玻璃瓶,递到莫里森手边。当然,那是给他的食物。

  他并没有接住玻璃瓶,说:“多谢您的好意,我想我还是自力更生比较好。”起身,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他大步走出Hpspitiae的门口,顺道回头给予店长一个灿烂的笑容,笑道:“明天早上见,店长。”

  

  狼人属于群居生物,他们惯于聚集在一个地方,就和普通的狼群一样。他们很团结,基本不会出现内斗——除了每年的冬天,狼群的发情期。已经有伴侣的狼人自然没有烦恼,只要回到自己的住所就会有伴侣准备好为他们处理发情期内的小问题,但是那些至今仍旧独身的狼人就只能通过几种既暴力又无奈的方式来解决。雄性秉持自然的规则而斗争,决定为数甚少的雌性的归属。虽然他们已经进化出了一个相对有秩序的社会体系,但在每年冬季的发情期中,每一个狼人族群都需要经历一次久违的退化。

  当然,不是族群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愿意用这么原始的方法,总有那么几个特殊的家伙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拒绝了今天晚上跑进他住处的第三个人之后,加布里尔·莱耶斯感觉自己需要出门静静。

  傍晚残余的余晖消失于远山与地平线的相交处,月光因层云遮挡而显得有些许稀薄。今夜依旧是风声肆虐的一晚,自北方吹来的寒风把树林中各种气味都吹到了莱耶斯鼻间,松木、清泉、野生的动物,不同的事物以气味的形式传递给莱耶斯,他闭上眼睛,想象出那些东西的样子。

  ——似乎有一个不属于树林的外来者闯了进来。

  因为发情期的到来,他变得比往常要没耐心得多,莱耶斯似乎认定了这位外来的朋友就是不友好的入侵者,隐匿起自己的气息,穿过树林到达外来者所在的地方。这个外来者很谨慎,这人在树林外围徘徊许久,迟迟没有再继续深入。

  狼人的夜视能力不错,再加上他们有一个好鼻子,莱耶斯很容易就辨认出这是一个吸血鬼。虽然他的族群与吸血鬼没有交恶,但始终都不怎么待见吸血鬼这个种族。但是他却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家伙真的是吸血鬼吗?

  这家伙看起来很久没有吃饭了一样,揉着肚子在树林里游荡,他没有注意到躲在不远处的莱耶斯,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落单的幼鹿身上。扑上前压制住幼鹿,熟练地取出绳子捆绑幼鹿的四蹄,接着用腰后的匕首在幼鹿的颈上划开一道口,幼鹿的鲜血喷涌而出,除了溅到地上的之外所有血液都被这人装入了一个很大的皮制水囊之中。动作利落,莱耶斯打算把之前那个“傻乎乎”的形容收回一半——另一半则有待商榷,他可不知道这家伙是否表里一致,和他的外表一样傻。

  “素食者吗?”莱耶斯心想道。他想了想,最终得出结论,认为这个人算不上什么入侵者。刚刚准备起身离开,那家伙就看向莱耶斯藏身的地方,大声问道:“恕我冒昧,阁下因何事而前来?”

  被外来的吸血鬼发现可不在莱耶斯的计划之内,站起身,回答这人突如其来的问题:“我认为我比较适合问这个问题,外来者。”

  厚厚的云层逐渐散开,银白色的月光一缕缕落至大地之上,莱耶斯也借着忽然明亮起来的月光看清楚外来者的面容,先前还有些模糊的轮廓清晰起来。首先映入眼中的,自然是外来者的金色短发,接着是这人俊朗的模样。外来者以同样的目光打量莱耶斯,蓝眼睛明暗不定。外来者被他看得不自在,举起双手,说:“冷静点,我无意冒犯你,我只是想来找点食物而已。”说完,他还提起地上那只已经断气了的幼鹿示意。

  血腥味和不知从何而起的香甜气味冲击着莱耶斯的意识,这使他感觉自己几乎全身的血液都要往身下涌去。他可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他现在只想找个人好好做一场酣畅淋漓的爱,无论是谁都好。灼热的呼吸拍打鼻腔,可即便如此混沌的状态下,他也能辨认出那股挠人的香甜的气味是从在场的另一个家伙身上散发出来的。要是按照他们族群一贯的做法,当然是把人打晕后直接带回自己的领地,可是莱耶斯居然该死地冒出了想要当一回绅士的想法。

  “今晚的月色真好,先生。”吸血鬼仰头看了看天上明亮浑圆的银白月亮,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那样对莱耶斯说。月亮?莱耶斯疑惑地抬头看向天空,完全没有被云层遮挡的圆月直直映入他的眼中。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两位当事人都没有记忆,只是等他们有所反应时,他们已经在一张床上扭在一块了,莱耶斯像野兽一样用手和牙齿撕扯吸血鬼的衣服,吸血鬼用于推开他的双手因长时间没有进食而虚软无力,他企图用语言打动泯灭了理智的野兽,使莱耶斯放弃这场无端而起的施虐。可吸血鬼仅仅睁大了那双看起来极其无辜的蓝眼睛盯着莱耶斯,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莱耶斯俯身咬住他的肩膀,磨出两道片刻就愈合上了的伤痕,含含糊糊地说:“我叫加布里尔·莱耶斯。”被他迟到的自我介绍分走注意力的吸血鬼急忙说道:“莱耶斯先生!”上位者起身,俯视他的猎物,问:“什么事?”暂时停下的动作让吸血鬼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他顾不得被扯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撑起身体与莱耶斯对视,手紧紧地攥住身下的床单,没等身居上位的人有所举动,他用头猛地往莱耶斯额头撞去。因头部相撞带来的眩晕令莱耶斯陷入了一时的混乱,趁莱耶斯还没有做出反应,吸血鬼松开手中的床单,试图掀翻压在自己身上的狼人然后跳下这张床。

  狼人却纹丝不动,两只手臂像是被焊在原处那样,无论吸血鬼如何动作也未曾有些许松动的意思。吸血鬼见这行不通,便立马换了另一种方式试图脱身,他抬脚踢向狼人的双脚,想要借此得到一个逃离桎梏的机会,但依旧无果。吸血鬼皱起眉头,膝盖往上顶,不料上抬的膝盖被人接住,然后被狠狠向下一压。

  “朋友,你应该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吧?”莱耶斯一副良心发现的模样,开始同吸血鬼作语言上的交流而不是身体上的,吸血鬼见他还有交流的余地,也停了下来,看着莱耶斯说:“是的,但是我想这并不构成你可以随便做这种事的理由。”狼人被他的话逗笑了,并向他提出了一个目前最为合理的交易:“我可以供给血液给你,你帮我解决一下我的小问题。”

  吸血鬼对狼人冬季发情期也有所耳闻,他对莱耶斯露出一个假笑,说:“我想这不能算是小问题,莱耶斯先生,这个交易只是在威胁一个身处困境的人,说出来也仅仅是为了使你的行为看起来合理而已。”

  “不过是神的指引,祂使我们前往此处,使我们卧、使我们看见。祂是我们的牧者,”他把吸血鬼压在床上,俯在吸血鬼耳边低语道:“我们必不致缺乏。”

  “那么祂也有使你做出这样荒唐的举动?”吸血鬼脸上的笑容愈发嘲讽,他把手横在两人中间,企图遮挡狼人不讲理的暴行。然后,狼人温柔地推开两个人之间唯一的阻隔,垂下他高傲的头颅,吟诵咒语一般地问道:“你是谁?你的名字?”

  像是受到蛊惑,吸血鬼回答了他的问题:“…杰克·莫里森。”

  “祝我们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杰克。”

(防吞小链接,乐乎你看见我悲愤的眼神了吗?)

  醒来时,是第二天正午,对于莫里森来说十分猛烈的日光把他困在了昨晚待过的屋子里,狼人不知所踪。他抬手挠了挠后脑勺,放下手时却发现自己手腕上出现了一圈印记,看起来像是人类巫师的契约印记,他疑惑地搓了一下,发现印记像是刺青一样无法擦除。

  他想他只能待在这里等那个该死的混蛋狼人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回事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82 )

© KItsu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