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sune

奇文集散中心

(Flag问卷之警服篇)Burn

  • 以前没写完的flag(想象中非常长的车)

  • 依旧是无脑车(对,就是说这很OOC的意思)

  • 内含少量手铐禁锢情节,以及ABO(还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起来的车)


       首先被他感知到的是气味,原先是由干燥与寡淡占据主调,然后逐渐被另一种味道侵袭。莱耶斯想他应该非常熟悉这种味道,而且他也熟悉气味的来源。

       那股糅合了酒精与苹果的香甜气味由远及近,从他所处的房间与外界连接的每一处缝隙中渗入,氤氲而上,盈满他的鼻腔。卡尔瓦多斯(Calvados),一种由苹果制成的法国产白兰地,属于那个跟他纠缠不清的童子军的味道。天知道一个不懂生活情趣的美国佬为什么会拥有这种烂漫绵长的气味,可是莱耶斯就觉得这味道太他妈适合那个童子军了。

       莱耶斯还在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他所在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进来的人身着蓝色警服衬衣,上身还绑着出勤时挂枪的武装带,一头白发,带有两道疤痕的脸上满是疲惫。

       “晚上好,莱耶斯先生。要把您请来的还真是困难,我们三位警员都拿到了一点小礼物,估计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干活吧。”说完,他把一份文件拍到莱耶斯面前,接着说道:“相信莱耶斯先生清楚作为一位合法的美国公民,应该尽到什么义务吧?”

       低头粗略地浏览了一下桌上的文件,莱耶斯明知故问地问:“不知道莫里森警官给我这份文件是……”

       “污点证人,我想你不陌生这个词语。”莫里森坐到了桌上,转动那盏刚刚打开的台灯,直射莱耶斯的脸。然而被铐在座椅上的囚犯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扯起一边嘴角笑着说:“我知道这个词语,不过我想我最近应该没有目击什么会惊动警官你的事情。”他拿起笔拍到文件上,手掌与金属桌面相撞发出沉闷的声响,这在狭小的审讯室里显得有些刺耳,但同时也拉回了莱耶斯对他的注意。

       台灯的灯光过于灼眼,被直射的人撇过头避开光束和上位者的眼睛。可就如莱耶斯所料,莫里森抓住了他的下巴往自己那边掰,强迫他看着自己。

       两个人都在直视对方的眼睛,莱耶斯想他们大概保持这个样子有一段不短的时间。直至灯光在他的视网膜上烧灼出一片绿斑,他才听见莫里森说了今天见到他之后的第三句话:“你他妈在这种地方真是固执得令人讨厌。”

       “彼此彼此。”他稍稍把身子向前倾,拉近两人的距离,使他们都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湿润的气息。莱耶斯没有去看那双蓝眼睛,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莫里森那被伤疤撕裂了的嘴唇上,现在嘴唇的主人正把它紧紧抿起,原本苍白的唇色渐渐渗出了些许血红。片刻后,莱耶斯把头抵在莫里森的肩上,哑声说道:“原来模范警官莫里森先生也需要尼古丁来缓解压力,这可真是……”莱耶斯鼻腔喷出的热气悉数覆在他的颈脖之上,热气还绕到了他的颈后,使莫里森感到头皮发麻,不用仔细地嗅闻都能发觉他逐渐失控的信息素。

       “令人兴奋。”

       ——这个混蛋是故意的,莫里森咬牙想道。可他即便被弄得浑身不自在,依旧没有躲开。“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莱耶斯知道自己的小动作被发现了,不但不收手,反而变本加厉地轻吻莫里森颈后腺体边上的皮肤,甚至还伸出舌头缓慢地涂湿了腺体。坐在桌上的那人承受不住这种触碰,本想要拒绝莱耶斯,但他本能地选择了留下,闭上了眼睛、颤抖着接受身前伴侣给予的快感。审讯室内的温度仿佛骤然上升,空气变得粘稠湿润。酒精沸腾起来,淹没了两人。

       (点我看车wwww)

       再次睁开眼时,审讯室里只剩下了莫里森一个人,空气中残留的焦木气味稀薄得仿佛那个混蛋并没有在这里操过他。莫里森躺在铁桌上,看着从天花板垂下来的电灯发呆。手肘动了动,碰到一个东西,那是他的写字板。皱巴巴的纸上记录了许多条他用来跟莱耶斯谈判的法律,但这些都被一句写得十分潦草的话语遮挡住了。

       ——“ Hasta la vista, baby. ”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KItsune | Powered by LOFTER